2007/11/30

無題 noname

原本這章的標題我已經想好了,可是後來卻被我否決,因為,實在是無語問蒼天!

上星期六回台中,原本還高高興興的帶小肯要去看鴨鴨,那曾經是我與小羊小肯美好回憶的地方,曾經在那邊可以待好幾小時,就看鴨鴨的一舉一動。可是,這次去卻發現空空如也,怎麼回事?原本還只單純認為或許要蓋房子或什麼的,回家問我媽,老媽說,「啊就料太貴啊,養不起」,這說法似乎在新聞看到過,當時不以為意,誰知就發生在我身邊。

小時候我媽養過很多動物,豬、鴨、雞、火雞,這些是可以吃也可以賣的,還有阿貓阿狗的,所以對小動物非常有懷舊之情,唉。

不知道星期幾我忘了,有一天騎機車經過很久沒走過的路,路邊有幾家二手車專賣店,發現展示的七、八輛竟然「全部」都是計程車。我在想,這應該不是老闆改成專賣計程車,而是剛好這陣子油價高漲開不起計程車。事實上這樣的例子還有,可是,這要向誰說去?

2007/11/27

奇偉哥哥 kiwi

先前說過小羊星期一會跟對面的奇偉(音譯)哥哥一起玩滑板車,昨天外面下雨,八點時去按門鈴,奇偉不在只好預約八點半,誰知八點半他還沒來按門鈴,我就帶著小羊小肯去對面找他。.....這一段只是要記述當時小羊一直想要去找奇偉玩的狀況,過程不重要。

玩,也玩得非常開心,奇偉真的很愛講話,頭腦也很靈活,再加上他年紀比較大,整個玩的過程幾乎都是他在主導。當然,看得出來小羊也有時會主導遊戲的方向。而小肯就像個小跟班,有時二位哥哥跑進書房玩了一小陣之後,小肯才跟進去,而小肯前腳踏進書房,二位哥哥卻又跑出書房。如是者數次。

長話短說,昨晚他們三個玩的非常開心,我心裡想著十點要讓他們結束,一邊跟老婆在一旁靜靜觀察,一邊跟老婆吃瓜子,享受難得的好時光。結果十點到了我心裡還在想是不是該實現想法時,門鈴響了,當奇偉他爸爸叫了一聲,奇偉馬上撇下一地的玩具回家之後,小羊哭得稀哩嘩啦的,直吵著要奇偉不要走,看得出來奇偉他爸有點不好意思的表情。

就在一切狀況都收拾好之後(玩具還在地上),老婆機會教育了一下說「小羊,你有沒有發現人家奇偉的爸爸叫他,奇偉馬上就回家了」。我猜,這麼說小羊一定聽不出來媽媽的用意,每次小羊在盈盈家玩都不回家,老婆為此煩惱不已。

也許,奇偉下週還會跟小羊玩,他們三個已經愈混愈熟,沒想到,還在一個月前的兩家幾乎沒交集的狀況,就這樣有了互動,不知道隔壁的安安會不會哪天也混進來?這邊要跟大家交待一下,同一層有小孩的三個家庭,事實上是同一層的五戶人家,平時幾乎沒交集,可憐的現代人。

小肯的奶嘴 kenny's pacifier

記得說過小羊怎麼戒掉吃奶嘴習慣的,那天,小肯也把他的奶嘴丟到垃圾桶中了。

小羊當時說戒就戒,我還防患了一陣子,過了好幾個月後我再拿小肯的奶嘴給他吃他都不願意吃,有一次心情還不錯的情況下,他吸了幾口馬上丟掉說,不好吃。

至於小肯,那天丟到垃圾桶中的是破掉的,或許小肯也知道,但是我只想著說小肯會不會也跟哥哥一樣?就在當天晚上小肯又討著要吃奶嘴。唉。最近小肯也會把奶嘴吃破,還記得小羊有一陣子一個星期要破二、三個,小肯算還好,可是看他吃奶嘴又非常怕他蛀牙,當然更怕他牙床長的不漂亮。

有誰可以教教我比較好的方法幫小肯戒掉吃奶嘴習慣的?或許很難,或許得拿出我的法寶了。在討論我的法寶之前,也是這篇文章的最後,有一則簡短的對話,當時小肯躲在棉被裡吃奶嘴,我躺在他旁邊,外面天氣冷冷的,冬颱來臨前:

我:奶嘴好吃嗎?
肯:好吃
我:奶嘴香香的嗎?
肯:香香的(應該是口水味吧)
我:奶嘴甜甜的嗎?
肯:甜甜的
我:小肯,吃奶嘴到底是什麼感覺?
肯:吃奶嘴很溫暖

原來,吃奶嘴還可以保暖啊,難不成是發電?

主角換人做 My turn


噫?怎麼是擺我跟老婆的照片?哈!那猜猜看,是誰照的相?其實還有影片,不過似乎是太大了點傳不上來,剛剛看了小羊幫我們照的影片,突然有個心得:

我實在是太醜了,怪了,那個英俊小生跑哪兒去了?

2007/11/26

我不是愛爸爸 I do not love "you"

小肯最近愈來愈黏媽媽,不管晚上臨睡前或早上剛睡醒,我都不能睡他旁邊,而這幾天甚至我發現連在客廳都不能坐他旁邊。當然小肯還是常常「叫」我陪他玩,尤其他最愛爬在我身上,爬上爬下的一點都不怕高,最驚險的鏡頭是他可以完全站在我肩上,我還可以走來走去的,老婆看了會說她怕怕的,叫我不要這樣玩小肯。

對了,這則其實要記錄小肯的一句話,每當他要趕我走時,他會說「我不是愛爸爸ㄟ」。

走鐵軌 the track

前幾天小羊在家玩遊戲叫我要出去看,他就在地磚跳來跳去,我問你要我看什麼,他說「你看我都不會踩到鐵軌」。

把地磚接縫當成鐵軌玩的人主要是小羊,他從會表達就開始把那當成鐵軌,有時候還叫我跟在他後面當車箱,他當司機開來開去到處跑。有時在樓下他也這樣玩,將導盲磚當成鐵軌。小肯則常把樓下花圃的邊邊當鐵軌。

這讓我想起小時候我家內埕,也就是三合院裡面的院落當時是用水泥鋪的,時間一久也就會出現裂縫,當時我也常把它當成某種特殊的路來走,記得當時並沒有鐵軌的概念,只是覺得好玩而已。當時家裡一大堆小孩,我沒亂形容,少說十來個小孩稱一大堆應該不為過,當時還有沿著裂縫追逐的遊戲,就是規定只能在裂縫上玩鬼抓人。小時候的記憶很多,有一大堆我都說給小羊聽,這段,或許就將變成今天晚上睡前的故事。

2007/11/21

阿笨的故事 the night stories

臨睡前,有幾件必做的事。牛奶,抓耳朵蟲,還有講故事。

牛奶,通常是小肯,小肯老是會說,「爸爸,你去泡ㄋㄟㄋㄟ.」,好吧,泡就泡,小羊沒事不會主動說,但是他通常也要一罐,而且是大罐的。

至於抓耳朵蟲這工作只有小羊要而已,小肯超怕癢的,因此他從來不乖乖讓我抓耳朵蟲,所以他的耳朵超髒的。其實小羊的耳朵很乾淨,卻每天都要我抓那麼一下他才甘願睡,我大都只是虛應故事而已,沒什麼真正做這工作。

至於講故事,這件事也不輕鬆,像今晚,他就要我講「笨笨」的故事,起因我忘了,是稍早我跟他在玩時有提到這兩個字吧。後來我說了一個「買鹽變買糖」的小孩的故事,結果小羊就一直要我講,講到後來,這個笨小孩他媽叫他買醬油卻買回來黑墨,結果大家吃的嘴巴黑黑的。沒錯,我隨便講他就笑,媽媽講的還不算數,一直要我講。

真的是辛苦的爸爸啊。

阿媽的背巾 some important things from my mother


video

今天第一次上載影片,希望大家能看到,不過警告大家一下,我家的頻寬是非常大的,也要等好久,而我的記憶體有 2G,若你覺得實在等不下去了就別勉強。

從我媽那裡繼承了一條長背巾,一條方背巾,後者先前貼過照片,用來背小孩不怕他冷到,前者我忘了有沒有貼過,就算有就再看一次吧。

這背巾非常長,掛在門上可以拿來盪秋千,先前我還綁了一張椅子,結果當時小羊太小了不敢坐,今天只有背巾反而兩個搶著要坐。圖中小肯往後躺的畫面其實是整個躺著的,因為背巾可以攤平,兩段攤平後就變一張小床,搖啊搖的有點像搖籃。這條背巾我從小羊超小的時候就背著他到處跑,也因此在社區那些婆婆媽媽心中,我是個好爸爸。記得有一次還背著小羊上市場,有點愛現的笨爸爸。

影片裡,小羊小肯拿來當火車,還記得小羊更小的時候,大概比小肯現在小,我把整個一條拉長,小羊就把它當軌道在上面走來走去開火車。現在則把它圍起來,兩個人玩這條背巾的過程真的非常有趣。畫面一開始其實已經玩了有一陣了,但是我也是其中一節車箱所以沒照進去,剛開始錄的時候小肯竟然脫隊了,他或許不太曉得,在找背巾怎麼不見了,真的是很想衝出去幫他搞定。

2007/11/20

快樂星期一 happy monday

自從二個星期前的星期一遇到對面鄰居的小孩後,上星期一小羊小肯也跟他玩滑板車玩的很開心,他叫奇偉(音譯)。第一次相遇那次,當小羊玩滑板車時小肯是騎自己的腳踏車,兩兄弟本來一起玩,後來小羊跟奇偉玩之後,小肯就找我陪他玩。上週也類似,不過後來我沒專心陪小肯玩,小肯就在花圃爬高爬低。

今天在看魔女之宅急便時,門鈴響了,門一開發現是奇偉我還很驚訝,他們家從來沒來按我們家門鈴的,這次卻是奇偉帶著另一個較陌生的哥哥一起來,原來,今天是星期一。就這樣,小羊小肯顧不上看 DVD, 就跑下去玩了。在九點半上來之後,只聽見對面太太跟老婆說了一句「我們家奇偉非常期待星期一可以跟小羊玩」。小孩子一起玩確實很高興,也玩不累,累的是我光陪他們跑來跑去就受不了,何況還得陪小肯在花圃玩,還得一邊看報紙,累啊。

星期一晚上對面太太在社區上插花課,奇偉上完同社區的鋼琴課後就會自己走去找媽媽,那次是我閒極無聊帶兒子們下去運動遇到的。我猜,兩家原本鄰居卻不太往來的狀況,很可能就此打破局面,邁入新的一個里程碑。

他不臭,他是我兄弟 He is my brother

今天老婆告訴我一則故事,發生在下午五點半我還沒回到家的時候。

小羊今天的作業,是查報章雜誌上「喜、怒、哀、懼」的字各一,剪下來貼在作業本上。這差事理所當然是老婆做啦,不過老婆查半天只查到喜字,就告訴小羊,某一塊裡有個喜字,你自己找,找到之後自己剪貼。嗯,接下來就埋進另三個字的搜尋中,我猜,此時若可以透過 google 查一定很快。

突然,小羊說要尿尿,此事也不奇怪,小肯在一旁也跟著去湊熱鬧說要尿尿,老婆就說,「小羊,媽媽在忙,你去幫小肯脫褲子」,小肯尿完卻又說要大便,老婆當然也就說「小羊,你抱小肯坐馬桶」......老婆還真的專心於她的功課,哦,專心於幫小羊作功課。當時的畫面有點大小相反,媽媽作著幼稚園的功課,而中班的小羊卻幫著更小的小肯上廁所。

好吧,不說廢話,其實老婆偷偷去拿相機,把他們的這一幕照下來了。話說小羊擦完小肯的屁股之後說「好臭」,老婆在一旁直想笑,卻機會教育了一下說「現在你會自己擦屁股了吧」,或許,老婆也有說「嗯,大人在幫你擦的時候也聞到好臭」(這句是我猜想的)

聖誕節 X'mas

圖中小肯在吹的是一種可以伸長,不吹氣時又會自動縮回去的玩意兒。

話說,小羊還在茁壯園時(小班以前)曾帶回一個他自己用陶土做的同樣機制的東西,但是他做的實在是有夠恐怖的,整個玩具是一個小丑的圖樣。那天小羊拿回來的時候,是很高興要跟小肯分享,而小肯也很高興的跟前跟後。就在小羊用大力吹出「嗶」的一聲,突然伸長的現象加上嗶聲,著實讓小肯嚇了一大跳,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裡,小肯只要一看到那個玩具就哭。一直到很久之後,他確實不怎麼怕了,可是要他吹他也不要。

時間過了這麼久,星期日我們去遠百讓他們各買了玩具,照片裡的就是小肯買的。至於小羊,就買右圖紅色那個帽子,他也高興的很,星期一就帶去學校。而小肯這次看到,完完全全沒有嚇的感覺,似乎時間已經過去一輩子那麼長,他也玩得非常高興。

2007/11/19

宅男們 my sons

有時想想,還真的有點失敗,小羊小肯竟然在假日都不喜歡出門。

我自認為已經常常帶小羊小肯出門玩的了,要認真說的話,不管遠的清境農場、嘉義農場,稍遠點的過雪山隧道去泡湯,或是坐平溪線火車,或是常常去的五寮國小,近一點的去板橋體育場、縣政府大樓,甚至是逛百貨公司,可是,這幾個星期六、日觀察下來,小羊老是愛待在家裡玩而不肯出門,至於跟他狼狽為奸的小肯自然一切聽哥哥的。

有問題就應該找解答,思考的結果是,我買了太多玩具給小羊了。尤其最近又去買了什麼立體停車場,畫具(紙、水彩、白板筆),可以說是有求必應。或許,我該思考思考他在家的活動了,不能老是讓他覺得待在家裡很有趣。

昨天下午小羊不肯睡午覺,連小肯在開始抱他睡的時候都哭鬧了很久,後來還是老婆陪他睡。在媽媽陪小肯睡的時候,我怎麼哄小羊他就是不肯進去睡,我只好用我媽的背巾,如圖。這種背巾有個好處,可以保暖,像小羊這次就整個手也縮在裡面。背著小羊,原本打算背他下去走走,從很早以前我就常這樣讓小羊睡,可是這次他一直不想讓我背,一直只想下來玩,我就說「那我們去體育場跑步、溜滑梯」「不要」,「不然去縣政府大樓」「那我要帶玩具去」「不行,不然我們去坐捷運」「不要」「不然去 Jusco」「不要」「那我們去遠東百貨看書聽故事」「不要,我只想玩停車場」....

就這樣說了很多,他都不要,只想玩我星期六買給他的立體停車場玩具,我後來不理他,就背著他下去樓下,誰知,沒多久他就睡著了。

以為這樣就沒事?錯,在他睡醒之後,他說「你不是答應我要去遠東百貨嗎?」哇哩咧,好吧。全家就這樣又去遠百十一樓 shopping....

2007/11/18

獅子與無尾熊 lion & koala

世界上,有誰看過獅子與無尾熊的「合體」?

小羊從小就愛獅子,記得我有寫過,他的英文名字就用 simba, 一隻古老的卡通裡的獅子的名字。小羊也常叫媽媽是「獅子媽媽」。小肯比小羊愛黏人,老是愛爸爸媽媽抱,記得應該是老婆先說的,老婆有一次在小肯又要她抱的時候說「你是無尾熊嗎?」或許是從此小肯就記住了,每當小羊在用他的ㄋㄞ聲叫著「獅子媽媽」,小肯就會說「無尾熊媽媽」,此其時也,無人會理會一個有點吃醋的男人在旁邊用哀怨的眼神,羨慕地看著他們。

2007/11/15

第一名上學 First arrive

小羊老是想第一名上學。

昨天我想到要讓小羊第一名上學,就跑去房間找他,我只在他耳邊輕輕說了一句「我要第一名上學」,就見小羊跳起來,自己跑到沙發坐著等要上學。昨天確實算第一名上學。

可是昨晚我太累了,起床的時候就已經七點多,準備好要出門時是七點半,小羊又說「爸爸,我要第一名上學」,我心裡想就說了出一句話「現在去也不能第一名」。誰知這一句就引來火山爆發,他就在那邊一直吵,我是懶得理他在那邊無理取鬧。

上一篇我在寫跟老婆吵架時,通常我會選擇不說話,這一點老婆在事後告訴我不能這樣,要好好跟她溝通。唉,她都沒想過她自己,這我就不說,來看看小羊就好。像今天小羊這樣的反應,我不管跟他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,心裡只想著一件事「爸爸,是你太晚起,害我沒辦法第一名上學」,除此之外他聽不進任何話。要小孩子體會爸爸是有點難,我要說的並不是這樣,而是他對事情的處理態度。

希望將來有一天小羊看到這篇,能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面對事情的態度。

或許老婆會說「你自己先反省吧」。我也不想冷冷的,我也不想選擇不說話,真的,每次我都在心裡自己跟自己辯戰,不過這是前一篇的重點,我就說到此。

你不要每次都那麼大聲 Don't crazy

夫妻相處不會一直都如沐春風,大人跟小孩也是。前幾天某一個晚上,此時我已忘了當時是怎樣發生的,我突然聽到小羊說了一句話:

媽媽,妳不要每次都那麼大聲說話。

我只感覺到,那一瞬間,老婆似乎有反省到什麼,頓時就軟了下來。這角色若換成是我說的話,效果顯然完全不一樣。總之,當時我馬上補了一句,「小羊說出我的心聲」。

我一直很不願意在心情激動時說話,所以我若跟老婆吵架,其實是類似冷戰,這時候我的內心是一直自己在跟自己論戰中。

我到底要的是什麼?到底我最在乎的是什麼?什麼是值得我一輩子呵護的?

其實答案很簡單,也因此我不會讓冷戰持續太久。最久的,大概是生小孩前吧,記得持續二天。話說回來,生小羊後,不知道是誰的心理轉變了,我跟老婆就很少再吵架,最了不起的,就是老婆看不慣我都不掃地 ;-) ,此時,英明的老婆會自己拿起掃把自己掃。

每次在生氣時,我並不管誰對誰錯,選擇不說話是因為怕傷害彼此,事實上我也沒把握生氣時還能心平氣和待對方。我說不管誰對誰錯,其實我很不喜歡「道歉」,因此就算是我認為老婆不對,我自己生完氣就算了,絕對不會像茶嘴那樣,一手插著自己的腰,一手指著對方說「你要跟我說對不起」。但是,別就這樣以為我有什麼沙文主義,錯,剛好相反,我認為自己是錯的,我也從來不死硬不承認,我也會道歉。不過啦,有時誰對誰錯很難搞清楚,此時,我會買束三朵的玫瑰花來表達二個意思:

對不起
我愛妳

當小羊在說那句「不要大聲說話」時,其實,我看到的是另一個大聲說話的人。小羊很愛哭,動不動就哭,像今天早上發生的一件事,我另外來寫一篇,在寫之前先說一個我自己的人生觀:

人生來就是要活得快樂。

放風箏 to fly a kite

小羊小小的時候,因為只有他一個小孩,浴缸相對上比較大,我跟他在洗澡時,常常製造大海浪,大浪來時他都會很開心。

石門相對上離住處非常遠,可是我們去了三次,雖然不多,卻也算是常去的地方。若把北海岸都算在裡面的話,那就真的很常去了。還記得有一次颱風過後幾天,我心想要讓小羊看看大海浪,還特別帶去東北角看大海浪呢。去年老婆說要去石門看風箏(節)展,那是第一次去,因為小羊小肯都很愛玩沙子,在那邊玩的感覺非常棒,還抓到小螃蟹。

今年就特別帶了玩沙的工具去,誰知道,這次去,他們看都不看天空展出精彩的風箏表演,還有印度音樂伴奏下的風箏演出。可惜,甚至「小羊,你看天空的風箏好厲害」來吸引他時,我都受到冷落。圖中玩沙這段是從頭到尾都在玩。一直到後來離開那片海岸了,我們才拿出放了一年的風箏出來玩,可惜或許是地形的因素,一直都放得不好。

每次從石門回家時,我們都會去買粽子,我在回家的路上可以一吃就吃個三顆。我們特別買最普通的款式,料不多,也因此不會太油,在玩了那麼久之後,吃起來特別有味道。

2007/11/13

疑問 The questions

小孩子很愛發出疑問,很顯然的,我家小羊就是,而小肯則屬於研究型的,他都自己研究。

我把一段對話貼下來:

菠蘿麵包: 「嘴念經,手摸乳,腳踏查某間」據說是某國小的作業,請翻譯成一個成語
朋友: 這個...意思是知人知面不知心?
菠蘿麵包: 有點在諷刺道岸然之輩,卻言行不一,應該不能說成知人知面不知心
朋友: 這個,放在小學作業,還ok吧?
菠蘿麵包: 我覺得有點難以解釋, 若我家小羊要問我這問題,我應該很難回答
菠蘿麵包: 小羊會問「爸爸,鐵怎麼來的」,「爸爸,地球怎麼來的」,這些都好回答
菠蘿麵包: 小羊會問「爸爸,真的有閃閃小超人嗎?」我也很容易回答。
菠蘿麵包: 我家小肯,以前有個習慣,就算是我抱,也很愛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的胸前
菠蘿麵包: 我猜,要跟他解釋這段台語還比較容易些

也許你會問,「那你怎麼回答鐵怎麼來的?」老實說,你又不是我家小羊,我幹嘛回答你這麼簡單的問題?

最愛 My love, oh, my god.

最近不知道怎麼搞的,小羊小肯竟然都粘著媽媽不放,真不知道他們心裡有沒有我。

我隨便舉個例好了,「餵」他們吃,搞得好像是我們的榮幸似的,最近要餵小肯吃東西,他都指定要媽媽餵。連洗個澡,都只要媽媽幫忙洗,之前都是在外面跟我洗,因此被小羊認定外面的浴室是「男生專用」,主臥那間則是「女生專用」。可是這樣的認定昨晚被打破,媽媽的浴室昨晚被兩個男生侵入,跟媽媽洗得很高興,完全沒有前幾天每次要洗都哭的現象。

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,不過對我來說,其實我反而輕鬆,只是怕老婆忙不過來心生怨言而已。我是不知道老婆到底是樂在其中呢,還是忙得不亦樂乎。有時候,我都感覺到老婆在吃醋,哦,這個有機會再寫,我只是想說,照顧小孩我也有責任,可是偏偏最近幾天他們不給我機會。老婆,辛苦了。

今天早上我帶小羊出門前,他竟然情緒不穩,到了學校,在他要放水壺時被同學拉了一下竟然哭了,在我要走時他又不讓我走,我們就互相擁抱著坐在門前地板上,看同學們一個一個進來,享受少有的幸福時光。呵。

2007/11/08

皮 skin

剛看一則朋友的影片,他的小孩跟小肯有得拚,非常調皮的小孩。小羊小肯也常跑到沙發「上面」趴著,這都還好,小肯把沙發靠背當「火車鐵軌」,他自己當然是火車,人就在靠背上面走過來走過去.......通常我此時就出鼻音的長長的ㄥ-----/, 他很怕我打屁股,其實也很少打,但是他比較皮是真的有在打。

關於打小孩,像小羊老愛哭,我倒是沒有真的打過他,而每次小羊講過一次,就算當時他不認賬,之後就很少再犯,是個很聽話的小孩。而且他有當哥哥的風範,老是會管小肯,只是小肯不怕他,反而因此哭的是小羊。老婆很反對我打小孩,我卻覺得適當的打是應該的,因為小肯真的超皮的,就像朋友的小孩那樣,路都走不穩就會爬到床上,而且小肯講都講不聽,被我打過一次之後,每次我只要發出聲音他都會收歛,到現在只要看他又在做危險動作我叫他名字時,他也會停止冒險。總之,打過一次之後他就怕了,並不是不能打,但是不能老是用打的來管小孩。

2007/11/07

是加菲貓裡的老姜嗎?is it in the garfield?

加菲貓想必很多人都知道,我家則因為常看電影版的加菲貓,小羊小肯都對牠很熟。加菲貓的主人名字叫老姜,瘦瘦的,很害羞的一個男單身漢,當然啦,到第二集就結婚了。

我家主臥前陽台是個半圓型的空間,當初為了增加主臥的空間感,把前陽台裝上氣密窗,再把原來的拉門拿掉,一進門的感覺就變得非常「長」。而這個前陽台就變成我常帶小羊小肯上去看風景的好地方,不怕風不怕雨,樓層夠高,前面沒擋住的東西。下次有把照片找出來的話再貼上來。

我從小就訓練小羊小肯在高處,若在我身上,小肯敢站在我肩膀上手都不必抓,我還可以走來走去。小羊小時候坐我肩膀上都放手而不必抓著我,我原本以為他很大膽,誰知長大後他非常膽小,叫他站我肩膀他不太敢,有時我在講小肯很大膽時他才說「我也要」,可是一放在我肩膀上要讓他站著時他又害怕的不得了。

今天要說的主題,其實是另一件事。前天晚上他們又在前陽台上玩,這邊的玩可不是在地上,是站在原陽台女兒牆上,當然啦,該處現在有氣密窗,其實算安全。加上我已經把兩層窗簾拆掉一層,他們可以站著牆上玩上面的軌道,說那是火車軌道,上面原來用來吊掛窗簾的小掛鉤就變成車廂。那天晚上我坐在床上看著他們兩個玩,就告訴他們,人的腦袋裡面裝的東西叫腦漿,若不小心手放開掉下來頭破掉就會看到腦漿,有點像豆腐。我還在說我看過腦漿時,小肯冒了一句話出來:

是加菲貓裡的老姜嗎?